雀雀不會飛

老師、小隻、可愛、軟軟。

虛妄回憶錄:畢業季騷動篇 02

02.上學途中
隔天一大早,太陽剛升起沒多久的時候,宮唯戒床頭邊的手機響了起來,不過剛響了沒有多久就被他給按掉了。
宮唯戒坐起來伸了伸懶腰,整理好床鋪後,毫不在意高度的從上舖跳了下來,落地時並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響。
少年宮唯戒,興趣跳樓!(特誤)
換下睡衣,簡單的梳洗完畢後他來到了廚房,流利的拿起一旁的圍裙,幹勁十足的準備起早餐。
「都這個時間了!」準備了好一陣子後,宮唯戒從廚房裡探出頭看向客廳上面的時鐘,有些訝異的出了聲,然後匆匆忙忙的擦了擦手,把圍裙脫下來,走回去房間,進去時剛好看到劉景心不甘情不願的按掉鬧鐘,縮回去被窩裡面的樣子。
「起床啦!!!」這是某人麥當勞歡樂送的聲音。
「再睡十分鐘⋯⋯」這是某人不買帳的回答。
宮唯戒嘆了口氣來到床旁,用剛剛才碰過水的手鑽入被窩裡面,輕輕的捏了捏劉景的臉頰。
「嗚哇!好冰!」意料之中的傳出劉景的哀嚎,他掙扎的坐了起來,一臉哀怨的瞪著在一旁笑嘻嘻的宮唯戒,「讓我多睡一下都不行嗎?」
「給你睡下去還得了。」宮唯戒賊頭賊腦的樣子讓劉景想要一拳打下去的衝動。
「滾,去叫小茜。」劉景自知不敵,衝動化為枕頭丟了過去,恨得牙癢癢的說道。
「好、好。」宮唯戒笑笑著敷衍的回答,然後走到門口時又回頭過來補了句話,「不准睡回去!起來後被子要折!記得刷牙洗臉!」
「你是老媽嗎?!嘮嘮叨叨的。」劉景此時感覺到了額角似乎出現了青筋,一氣之下把床上的枕頭給丟了過去。
「誰叫你生活習慣那麼差,我只好當你老母啦。」宮唯戒單手輕鬆接住襲來的枕頭,對於老媽這個稱號毫不在意的接受了,然後轉頭走向對面的房間。
其實他生活習慣並不差,但卻是個十足的生活白癡,可以領殘障手冊的那種等級。
想到當初放他一個人在家,明明只是煮個泡麵而已,回來卻看到像是戰場一般的廚房,宮唯戒不禁流了冷汗,自此廚房被宮唯戒畫成禁地,嚴禁劉景進入。
「喂。」當他正準備關上房間門的時候,劉景悶悶的喚了聲。
「嗯?」回頭。
「還來。」伸手。
「蛤?」裝傻。
「蛤蟆在田裡啦,枕頭!」劉景感覺額角似乎又要蹦出一個十字了,這下讓他從床上爬了起來,走到宮唯戒的旁邊,用力抽走了宮唯戒手上的枕頭,把他推出門外說,「你可以滾了。」
然後甩上門。
站在對面那扇門前面,宮唯戒想到剛剛的畫面還是不禁笑了起來。
對於惹劉景炸毛這件事宮唯戒樂此不疲,不如說他炸毛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讓宮唯戒每次都忍不住想要逗弄他一下。
那麼接下來,才是最重要的關鍵。
宮唯戒推開那扇門,映入眼簾的是睡得歪七扭八的少女。

宮唯戒就是愛捉弄自己,這件事劉景也是非常清楚。
明明每次都跟自己說不要跟那種人計較,卻還是不知不覺的就踏入對方的圈套。
打開衣櫃,換上制服的同時劉景想著。
不過他也是知道分寸,每次都點到為止,不會讓他真的發火。
這讓劉景總是拿他沒輒,最後選擇放任。
「唉⋯⋯」嘆了口氣,搖了搖頭,這件事他很清楚怎麼樣都無法阻止他繼續,再想破頭也沒有任何改變。
換好衣服之後,劉景走到浴室刷著牙,看著鏡中的自己,開始胡思亂想了起來。
對於幾乎都在醫院裡度過,自己對宮唯戒充滿了愧疚感,因為總是給他添麻煩,讓他奔波於學校、醫院以及工作上。
他們三個是被人遺棄的孩子,相依為命的生活到現在,在五年前的那個時候社會一團混亂,他們的父母也都意外身亡,無依無靠的他們輾轉來到了這裡,才有親戚的願意幫助他們。
說到父母,劉景也只剩模糊的印象,回憶裡的他們總是看不清臉龐,連名字都說不上來,對於來到這裡之前的記憶也都模糊不清、斷斷續續的。
經過診斷之後他知道這是心理障礙,醫生推測他可能是接受到太大的刺激所導致,所以要他慢慢的去適應、去放下,最後應該就能夠想起來了。
「起床啦——!!!」宮唯戒洪亮的聲音從房間傳了出來,音量之大的讓劉景下意識捂住了耳朵。
「啊啦啊啦,又開始上演了。」洗了洗臉,劉景帶著看好戲的念頭走到了房間門口。
看到的是宮唯戒被一名長相與劉景相似的少女以奇怪的摔角姿勢壓制在地板上掙扎的樣子,劉景一個沒忍住就噗次的笑了出來。
「活該。」劉景笑著說道,對於剛才宮唯戒戲弄自己的事他還懷恨在心。
「笑什麼?!快來幫幫我啊啊!」看到劉景幸災樂禍站在門口笑著,宮唯戒像是找到救星一般的趕緊請求救援。
「⋯⋯我說小茜啊。」劉景沉默了一下後,用平淡的語氣開口,「聽說今天早餐好像似乎有蛋糕的樣子。」
「蛋糕?!」聽到關鍵字的劉茜瞬間放開了宮唯戒,跳起來往客廳拔腿狂奔。
「唉⋯⋯」看著劉茜衝了出去,宮唯戒不禁搖搖頭,無奈的苦笑。
「就說要用對方法了。」
「哥你騙我,沒有蛋糕啊!」跑到客廳發現什麼都沒有的劉茜走回來自己的房間,一臉哀怨的嘟噥著。
「不這樣你怎麼可能起床。」
「欺騙我純真的感情⋯⋯」
「請清掉你滿房間的R-18同人再來跟我說談純真。」
「哥!」
「好啦好啦,換衣服吃早餐了。」看著兄妹倆準備吵起來的宮唯戒只好站在中間做和事佬,安撫兩方的情緒。
被擺了一道的劉茜嘟著嘴巴,拎起衣服就跑去浴室裡,留劉景跟宮唯戒兩人在她的房間,他們兩個尷尬的互看了一眼,最後劉景回到自己的房間拿書包,宮唯戒則是去廚房把準備好的早餐拿到客廳。

「蛋糕蛋糕,我想吃蛋糕,嗚嗯嗚嗯。」劉茜坐在沙發上,兩隻腳不安份的抖動,不斷的思念著不存在的蛋糕,然後同時又將食物瘋狂的往嘴巴送,成為了一個奇觀,「果然還是阿戒做的早餐比較好吃!」
「好、好,趕快吃。」被這麼稱讚,宮唯戒也非常高興,一臉寵溺的樣子說著,連她邊吃邊說這件事都不想管了。
劉景在一旁默默的看著手腕上的移動型終端機所投影出來的虛擬螢幕,上面慢慢的滾動過一篇又一篇的新聞,靜靜的消滅著自己的早餐。
「有什麼在意的嗎?」見劉景停在某篇文章許久,宮唯戒好奇的湊了過去問道。
「沒什麼。」劉景在回答的同時甩動了一下手腕,把螢幕關掉,然後站起來把自己的餐具收拾收拾,拿到廚房去。
緊隨劉景身後的是劉茜,她把碗放在水槽之後就跑回自己的房間了。
「又不洗碗了。」最後是宮唯戒走了進來,他看見劉茜幾乎沒有停留,無奈的說道。
「沒差,反正我也不常洗。」撈起袖子,劉景回答。
「停!給我離開水槽!」看到劉景企圖做洗碗的動作,宮唯戒慌慌張張的阻止他,趕緊把劉景推到客廳坐著,「家事我來就可以了,你給我坐好!」
「⋯⋯」被宮唯戒安置在沙發上的劉景微微的嘟起嘴巴,賭氣的甩頭不理他。
好理加在,差點我的廚房就又要毀了!
抹了抹並不存在的冷汗,宮唯戒回到廚房。
回想上次給劉景洗碗的結果,宮唯戒不禁毛骨悚然,顫抖了起來。
快速的洗好碗,把廚房整理的一塵不染後,宮唯戒才滿意的從廚房裡走了出來,下意識的接住了飛過來的物品。
「走了。」站在門前穿鞋子的劉景這麼說著,旁邊的劉茜也是一副我們在等你的樣子。
「喔,好。」看了一下手上的東西,是自己的書包,看來是他們幫他拿出來的。
換上鞋子之後,三人就這樣浩浩蕩蕩的出發了,真是可喜可賀可口可樂!(?)

從公寓附近的站牌搭上公車,上學時段,公車上面大部分的乘客都和他們穿著相同的制服,看來是跟他們同個學校的學生。
都是學生的公車顯得有些嘈雜,不外乎是女學生們在談八卦,或是男學生們在聊遊戲的聲音。
不過有許多女生的視線時不時就飄到宮唯戒身上,空氣有種淡淡發花痴的味道,這讓站在宮唯戒身旁的劉景下意識的拉開了一點距離。
劉景不喜歡引人關注,偏偏他的朋友成績優秀、運動也出色,長相不差、待人又和善,就是一個身處人群中心的料。
隨著公車步入市區,上車的乘客越來越多,過沒有多久公車內部就成了沙丁魚罐頭般擁擠。
『黎明中學到了,黎明中學到了。』
公車廣播的聲音播放著即將到達的站牌名字,許多學生都在聽到聲音後檢查著自己的東西,準備下車。
車子一停下來,門打開就好像是洩洪的水庫一般,人迅速的下車,頓時之間車廂便空下了一大半。
劉景輕輕的嘆了口氣,走入揮別將近半個月的校園。

评论
©雀雀不會飛 | Powered by LOFTER